• 展听|一晚图像与声音的对话——李捷,王梵

2019年4月12日晚,李捷与王梵在DIZZYBAR举行了一晚《图像与声音的对话》。

李捷和王梵可以说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论从外在地理位置还是内在性格位置。但是两个人都在很努力的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真实的自我:一个用视觉图像,一个用听觉声音。

⌈ 李 捷 ⌋

李捷从六岁开始学习水墨画,从小耳濡目染何为力透纸背、以白当墨、以虚代实,从似懂非懂的听着到试着用画笔去表现具象和抽象,去表现自己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她的努力和从幼时就表现出来的艺术天赋使她在童年时期就获得了很多国家、地区的各种少年艺术奖项。
李捷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却毅然决然的决定去德国。她热爱写实,也具备非常扎实的造型功底,可是在那个时期对她而言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她迫切希望找到突破自己的方式。

那时对她影响非常大的两个艺术家,一个是德国的李希特,一个是德国的博伊斯,但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中国并不能找到很多关于这些艺术家的具体信息。很快,叛逆的她放弃了国内的一切,只身前往德国明斯特艺术学院,在德国开始了学习语言和了解欧洲艺术的学习生涯。这次展览的作品,是李捷在那个时期的创作中的一部分,也是李希特对她的创作影响最深刻的一个时期。而博伊斯对于李捷而言,正如释迦摩尼对她的影响—— 众生皆有佛性,人人都是艺术家。李捷此次选取了这个时期的作品,既是对一段时期的总结,是对“烟”、“城市系列”阶段的缅怀,也是开启她的下一个阶段作品的节点。

•城市系列

•烟

李捷与王梵的对话,不仅仅停留在视觉表面的对“烟”、“城市”、“孤独”的两个人相似相异的表达,更深层次的,是一种表情和情绪的对话。

“很多年前画了一组“烟”的系列。

13岁离开家去北漂,“烟”在最开始的阶段,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一种自欺欺人的自我保护——“我很坏。离我远点。我什么都不怕”。

到后来的变成一种宣言,“女孩子抽烟就一定是坏女孩吗?我很坏又怎样?!”

再到后来变成孤独灵魂的伴侣。

越是在大城市里,越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越是孤独,越是需要清醒地独处。

在那五分钟燃烧的一点点温度和暖黄色里面寻找自己的灵魂和温暖。

当它熄灭时告诉自己回到现实,你,还是一个人。

当烟变成依赖的时候,我把它放弃了。我不希望人生中除了自己还有任何一种其他的依赖,不论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

我们把很多东西称为艺术,绘画、影像、雕塑、装置、现成品、声音、肢体语言、VR、诗歌、电影或者一声叹息。也有一堆堆的文章、名著探讨到底什么是艺术。

有一次在伦敦市中心的街头看到墙角上暗戳戳的有一个很小的涂鸦,觉得它特别艺术,因为它特别有质疑精神,特别倔强的孤零零的待在那里质疑着整个价值评判体系。而且不是那种很大声的,很做作的哗众取宠。从他的颜色和笔触你能感觉到作者那种随意、质朴和坚持。

我特别喜欢,回去就在圣马丁美院的墙上也画了个涂鸦,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还在不在了。

当我第一次遇到王梵和她的小酒吧,就觉得她本身,这个组合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

自然又特殊,随性又执着。

一直小小的,暗暗的躲在那里,宣告着对性别、对音乐、对迷醉、对金钱、对某种价值评判体系的质疑。

有时候很多事看似没有逻辑,那是你活的还不够深刻和复杂,有时候看似什么都不是,其实已经足够了。人生如白驹过隙,弹指一挥间,谁知道是不是就是弹飞烟头的那一瞬间。“

——李捷,2019年3月写于飞往香港的飞机上

⌈ 王梵 ⌋

“作为在新疆长大的上海人,朋友眼里的我始终是一个混迹在都市里的牧民”,她说,“音乐与她而言,最有意思的是可以让更多的人产生各自的共鸣。”“音乐本身具有故事性,音乐的旋律上我容易被小调和弦打动。这个和我从小在新疆听了太多俄罗斯和新疆本地音乐有关。”
在声音的艺术中,你可以感受到情感的起伏发展以及几种情绪上的对比和冲突。也正是因为如此,李捷选取了她30年来创作中比较有故事性和表情性的一个系列。音乐也有造型性和描绘性,但是他不像视觉艺术,而是透过声音的比拟,在联想中完成,表情始终是占主导的位置。也就是贝多芬在他的《第六田园交响曲》中提到的:“表情多于音画。”

 

当我们身处“一晚图像与声音的对话”中时,所感受到的不仅仅是视觉或听觉的震撼,而是内心的表情和情绪。 
那是一种通过绘画作品的视觉,音乐产生的听觉,夹杂着烟草味道的嗅觉,展览专属紫色鸡尾酒的味觉,人与人的触觉以及每个人产生的不同的更深层次的多种感触。
我们不想用任何一种艺术流派或形式来定义这个展览,正如李捷和王梵的“无人设的性格不可定义性”。
李捷的画面不一定是“美”的,王梵的声音也不一定“好听”,“对话“也并不一定要相对而坐的进行一场语言的对比和交流。李捷与王梵的“图像与声音的对话“,是要用心去感受的。
“对于非音乐的耳朵,最美的音乐也没有意义“——马克思、恩格斯《论艺术》
我们期待李捷下一个系列作品的展示以及王梵的下一个专辑。不知又会是怎样的一种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