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艺术交流展

2009 “1,2中德艺术展”策展人,艺术家,德国

2009年2月16日,由Nothing Art主办的“1.2…中德艺术展“在柏林闭幕。
此次展览由旅德艺术家李捷策划。李捷曾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德国明斯特艺术学院,并拿到瑞士日内瓦高等艺术学院和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的奖学金,分别在两国学习生活。她一直致力于中欧艺术家之间的交流合作。组织过多起中欧之间的艺术家和艺术院校的交流活动。每次展览她都能凭借丰厚的国际化的艺术眼光找到特殊的艺术家。
李捷对艺术家的挑选有她自己的一套理论。她并不是很注重艺术家的名气,而多是依靠自己多年来对艺术家的了解和研究进行筛选。艺术家不论是用什么媒体做作品,只要他是坚持用心表达他想要表达的,并能让观众感受到,他就是个好的艺术家。在这个资本操纵的当代艺术市场里,一个好的艺术家不一定是家喻户晓的,有名气的艺术家也不一定就是好的艺术家。“但是好的艺术作品一定要被呈现出来!”李捷说。
“1.2…中的艺术展”的参展艺术品有绘画,雕塑,装置及行为艺术。由9位中国艺术家4位德国艺术家组成。每周中都会有音乐家,诗人和乐队来支持和客串。其中有“BOB band”的Kristof Hahn(Steel Guitars),Nico Lippols(Drum,Percussion), 摇滚乐手,Malcel Munte,意大利小提琴家,Scardanelli,“Electro Boys”乐队,和诗人,Max Feife。此次挑选的艺术家都被策展人关注很久,他们都生活的很低调,却都用一颗执着的心经营着他们的作品。
其中“重读报纸”的张震宇对报纸的重读以历时多年,他用自己的方式对报纸这种媒体做新的解释,并创造了“自己的报纸”。他曾在一年中把每天的人民日报完全用缝衣针重新解读,重组后的报纸仍是纸张质地,却呈现出纪念碑般的厚重感。
张云垚多年致力于对《隐性症候》婴孩的研究,他做了大量的文字和图片的调查,并用细腻的笔触表达他对隐性症候的看法。NothingArtCenter的德国执行总监Michael在看到他的作品时,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叶剑青的作品集中国传统绘画的功力和当代现代因素为一体。他的画面初看呈现出模糊的柔和感,细看是却处处充盈着中国书法的韵味和功力。柏林著名艺术评论家Kyra评价他的作平时说,看叶剑青的画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李捷的生活不仅仅是策划组织国际性的展览和艺术交流,她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上。她从6岁起跟从王寿松学习中国传统绘画,13岁只身闯京学习西洋画,在欧洲真正触碰到西方艺术的根源之后,开始重新运用中国传统艺术的元素。她不仅仅是运用中国画的外在形式,而是追溯中国画气韵的根源,以极简的笔触描绘身边日常的简单事务,并以此表达当时的内心感受和对周遭事物的看法。她虽然没有画传统国画中的山水花鸟,但是每一笔都透露出传统中国画讲究的力透纸背的功力。
易国栋画作品初看疑是严肃传统的中国国画,暗黄色的发旧的背景,以中央式构图为主导的画面结构,深沉简单的画面颜色。进一步观察却看到坦克装甲车和计算机游戏中的各式武器。他的画面丝毫没有做作和生拼硬凑的感觉。很多中国艺术家为了把中国的传统因素放到自己的画面里,多次引用大熊猫,旗袍等世人皆知的中国标志,却忽略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和日常身处的环境。易国栋作为80后的艺术家,以平凡低调的笔触和艺术形式深刻地向观众呈现了自己的世界。
陶家祥在中央美院读书时就一直创作表现自己的童年,往事,回忆的主题,并用简单的孩童生活的题材抒发自己当下的内心感受。他的作品一直很低调,看似很平常,却非常耐人寻味,你可以从他的笔触中看出这个艺术家功力的深厚,很多观众会他的作品前驻留几个小时都不愿离去。
此次参展的中国艺术还有张晶的雕塑作品,贺亮,张慧的油画,也都使到场观众感触极深。
来自柏林的Astrid Roeken是我们熟知的装置艺术家。她一直用身边的各种材料表达当代社会话题。灯泡,羽毛,废弃铜铁等都是她常用的创作材料。她还善于运用灯光和机械力使自己的作品活动起来。她创作的“柏林-贫穷并性感着”曾被柏林市长作为城市象征。
Beate Schmitt 擅长用丙烯创作。她的题材多年来都是女人,私密和性。Beate本人也处处散发着诱人的性感。观众会从她的画面,笔触中解读到画家创作时的激情和冲动。此次展览时她还将她的床从家里搬到展厅,并配以桔红的灯光和其他装置,与她的作品浑然一体的表达自己对性的理解。
Rainer Reusch 毕业于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他将建筑和绘画语言综合在一起。从大学毕业至今,从杜塞尔多夫到科隆到柏林,每一个城市的建筑物都出现在他的笔下,并用他自己的语言呈现出不同的个体表现。他在描绘一个建筑物的同时,也在用这个建筑物反映着整个城市的面貌。
Robert Rutman 是个性格怪异的艺术家。看他的绘画作品(多是圣经主题),你会体会到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艺术家所经历的年代的变迁。但是当他跟美国人体舞蹈艺术家表演同台表演时,却像个20岁的小伙子。他可以随时即兴创作音乐,用身边的每一样东西作乐器,并与绘画,雕塑结合在一起。
现场观众都纷纷表示,柏林已有很多大型的艺术展览,但是如此成熟和激动人心的展览并不是很多。这次展览也让德国的观众和艺术收藏家看到了很多中国的新面孔,中国艺术的多面性和中国艺术品的深度。
Nothing Art的总监Michael表示,此次展览有望在中国上海,伊斯坦布尔和莫斯科作巡回展。
柏林日报2009年2月16日,由Nothing Art主办的“1.2…中德艺术展“在柏林闭幕。
此次展览由旅德艺术家李捷策划。李捷曾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德国明斯特艺术学院,并拿到瑞士日内瓦高等艺术学院和伦敦圣马丁艺术学院的奖学金,分别在两国学习生活。她一直致力于中欧艺术家之间的交流合作。组织过多起中欧之间的艺术家和艺术院校的交流活动。每次展览她都能凭借丰厚的国际化的艺术眼光找到特殊的艺术家。
李捷对艺术家的挑选有她自己的一套理论。她并不是很注重艺术家的名气,而多是依靠自己多年来对艺术家的了解和研究进行筛选。艺术家不论是用什么媒体做作品,只要他是坚持用心表达他想要表达的,并能让观众感受到,他就是个好的艺术家。在这个资本操纵的当代艺术市场里,一个好的艺术家不一定是家喻户晓的,有名气的艺术家也不一定就是好的艺术家。“但是好的艺术作品一定要被呈现出来!”李捷说。
“1.2…中的艺术展”的参展艺术品有绘画,雕塑,装置及行为艺术。由9位中国艺术家4位德国艺术家组成。每周中都会有音乐家,诗人和乐队来支持和客串。其中有“BOB band”的Kristof Hahn(Steel Guitars),Nico Lippols(Drum,Percussion), 摇滚乐手,Malcel Munte,意大利小提琴家,Scardanelli,“Electro Boys”乐队,和诗人,Max Feife。此次挑选的艺术家都被策展人关注很久,他们都生活的很低调,却都用一颗执着的心经营着他们的作品。
其中“重读报纸”的张震宇对报纸的重读以历时多年,他用自己的方式对报纸这种媒体做新的解释,并创造了“自己的报纸”。他曾在一年中把每天的人民日报完全用缝衣针重新解读,重组后的报纸仍是纸张质地,却呈现出纪念碑般的厚重感。
张云垚多年致力于对《隐性症候》婴孩的研究,他做了大量的文字和图片的调查,并用细腻的笔触表达他对隐性症候的看法。NothingArtCenter的德国执行总监Michael在看到他的作品时,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叶剑青的作品集中国传统绘画的功力和当代现代因素为一体。他的画面初看呈现出模糊的柔和感,细看是却处处充盈着中国书法的韵味和功力。柏林著名艺术评论家Kyra评价他的作平时说,看叶剑青的画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李捷的生活不仅仅是策划组织国际性的展览和艺术交流,她更多的时间还是放在自己的艺术创作上。她从6岁起跟从王寿松学习中国传统绘画,13岁只身闯京学习西洋画,在欧洲真正触碰到西方艺术的根源之后,开始重新运用中国传统艺术的元素。她不仅仅是运用中国画的外在形式,而是追溯中国画气韵的根源,以极简的笔触描绘身边日常的简单事务,并以此表达当时的内心感受和对周遭事物的看法。她虽然没有画传统国画中的山水花鸟,但是每一笔都透露出传统中国画讲究的力透纸背的功力。
易国栋画作品初看疑是严肃传统的中国国画,暗黄色的发旧的背景,以中央式构图为主导的画面结构,深沉简单的画面颜色。进一步观察却看到坦克装甲车和计算机游戏中的各式武器。他的画面丝毫没有做作和生拼硬凑的感觉。很多中国艺术家为了把中国的传统因素放到自己的画面里,多次引用大熊猫,旗袍等世人皆知的中国标志,却忽略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和日常身处的环境。易国栋作为80后的艺术家,以平凡低调的笔触和艺术形式深刻地向观众呈现了自己的世界。
陶家祥在中央美院读书时就一直创作表现自己的童年,往事,回忆的主题,并用简单的孩童生活的题材抒发自己当下的内心感受。他的作品一直很低调,看似很平常,却非常耐人寻味,你可以从他的笔触中看出这个艺术家功力的深厚,很多观众会他的作品前驻留几个小时都不愿离去。
此次参展的中国艺术还有张晶的雕塑作品,贺亮,张慧的油画,也都使到场观众感触极深。
来自柏林的Astrid Roeken是我们熟知的装置艺术家。她一直用身边的各种材料表达当代社会话题。灯泡,羽毛,废弃铜铁等都是她常用的创作材料。她还善于运用灯光和机械力使自己的作品活动起来。她创作的“柏林-贫穷并性感着”曾被柏林市长作为城市象征。
Beate Schmitt 擅长用丙烯创作。她的题材多年来都是女人,私密和性。Beate本人也处处散发着诱人的性感。观众会从她的画面,笔触中解读到画家创作时的激情和冲动。此次展览时她还将她的床从家里搬到展厅,并配以桔红的灯光和其他装置,与她的作品浑然一体的表达自己对性的理解。
Rainer Reusch 毕业于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他将建筑和绘画语言综合在一起。从大学毕业至今,从杜塞尔多夫到科隆到柏林,每一个城市的建筑物都出现在他的笔下,并用他自己的语言呈现出不同的个体表现。他在描绘一个建筑物的同时,也在用这个建筑物反映着整个城市的面貌。
Robert Rutman 是个性格怪异的艺术家。看他的绘画作品(多是圣经主题),你会体会到一个年过七旬的老艺术家所经历的年代的变迁。但是当他跟美国人体舞蹈艺术家表演同台表演时,却像个20岁的小伙子。他可以随时即兴创作音乐,用身边的每一样东西作乐器,并与绘画,雕塑结合在一起。
现场观众都纷纷表示,柏林已有很多大型的艺术展览,但是如此成熟和激动人心的展览并不是很多。这次展览也让德国的观众和艺术收藏家看到了很多中国的新面孔,中国艺术的多面性和中国艺术品的深度。
Nothing Art的总监Michael表示,此次展览有望在中国上海,伊斯坦布尔和莫斯科作巡回展。

柏林日报